烈士陵园180名铁道兵30余年无人祭祀,我们来看您

父子42年后终“相见” “爸爸,我们来看你了”

图片 1

图片 2

  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纪念碑。华西都市报 图

张德君抱着丈夫徐克军的墓碑泣不成声。

  “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不再有人记得你。”电影《寻梦环游记》中将人的“死亡”定义为无人记得,无人祭奠。在距四川3000公里外的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里,180名烈士墓前,30余年未见亲友祭拜,却并不是因为“遗忘”。

图片 3

  这些烈士生前曾承担修建南疆铁路的重任,从全国各地奔赴西北边陲,并最终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的死讯被辗转告知了其家人。但由于路途遥远、时间漫漫,如今陵园安葬的208人中,仍有180人因各种原因,无法找到他们的家人。其中,有40人来自四川。

徐疆和母亲张德君一起祭拜。

  5月3日,新疆巴音郭楞日报的记者与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取得联系,希望通过两地媒体的力量,一起帮助寻找这些烈士和军人远在四川的亲人。

“爸爸,我们来看你了。”6月28日,新疆和静县烈士陵园里,徐疆跪在地上,向父亲倾诉着自己的思念。跨越了3000公里,等待了42年,徐疆父子“相见”于一方矮坟前。 这是徐疆与父亲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张德君与丈夫久别42年后的“重逢”。 1976年,张德君怀孕3个月时,丈夫徐克军在新疆托克逊修建南疆铁路,为救2名年轻的战友,不幸牺牲。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家人曾赴新疆寻找徐克军的埋身之地,却发现原址已是一片荒芜。 5月4日,华西都市报刊登《川籍烈士长眠新疆数十载两地媒体联动寻找亲属》一文,张德君在烈士名单中找到了丈夫徐克军的名字,并得知他与其他180名烈士一起被埋葬在和静县烈士陵园。近日,一家人再次踏上了前往新疆的寻亲之路。

  一通电话

念不忘42年前救战友牺牲

  四川籍烈士长眠新疆

55天前见本报方知埋身地 “她怀起有娃娃了,你们要管到她。”这是42年前,徐克军留给妻子张德君的最后一句话。 1975年6月,张德君和徐克军结婚,婚后她跟随丈夫从四川远赴新疆。在托克逊阿拉沟,徐克军所在的部队正在修建一条联通南北疆的铁路。半年后,张德君怀孕,回到成都待产。就在她返回成都1个多月后,突然得知丈夫徐克军为救2名年轻战友牺牲的消息。 据战友描述,在施工现场,徐克军凭借丰富的经验,最先发现了岩壁上的异常。在石块滚落的瞬间,徐克军推开站在岩壁正下方的2名战士,自己却被砸中腰部。最终抢救无效,离开人世。按照当时部队的安排,徐克军被安葬在乌鲁木齐南山矿区火车站烈士陵园。 丈夫临终前的嘱托,成了支撑张德君走过漫长岁月的依靠。她独自将儿子抚养长大,给他取名徐疆,并以此为念。1995年12月,高中毕业后,徐疆远赴北京,成为了和父亲一样的军人。 “我们这些年一直都在寻找他的埋葬地。”2012年,徐克军的弟弟徐克全还曾赴新疆进行寻找,当他找到哥哥当年的埋葬位置时,却只见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 5月4日,张德君在《华西都市报》上看到了四川、新疆两地媒体寻找烈士亲属的消息,和烈士名单中徐克军的名字,得知了他与其他180名烈士一起被埋葬在和静县烈士陵园。“我终于找到你了。”一家人决定,等徐疆的大儿子参加完中考后,就前往新疆祭拜。

  两地媒体携手帮寻亲

盼回响55天后远赴新疆

  “我想帮他们找到在四川的亲人。”5月3日下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的记者接到一个特别的求助电话,电话那头是远在千里外新疆巴音郭楞日报的记者汪涛。汪涛口中的他们,是40名四川籍烈士和军人,被安葬在新疆已经有三四十年了。上世纪70年代,他们为了修建南疆铁路远赴新疆,却再也没有踏上回家的路。

一家人的思念终被安放 6月27日,徐疆一家5人踏上了前往新疆的路。 从成都到和静,徐疆一家需要先搭乘飞机到库尔勒,再经历2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和静县。一大早5点多就出门的一家人,到达和静时,已是下午2点多。他们来不及休息,就赶往当地民政局。 从工作人员陈姐的口中,徐疆得知了许多关于父亲和战友的事情。“当时修建铁路,没有大型机械,所有工作都靠人力。许多战士牺牲在铁路沿线,就只能就地埋葬。”2014年,和静县民政局把分散在当地的12处零散烈士墓迁移至新建烈士陵园。“180余名烈士,大多数都是陈姐他们沿着铁路线,一个个找到的。” 这些年,不仅是烈士的亲属在寻找烈士的埋葬地,像陈姐一样的当地工作人员也一直在寻找着烈士的亲属。“打电话来问的人多,真正来的人少,还是太远了。”陈姐协助徐疆一家办理好了探亲的手续,还帮忙联系了陵园里负责守墓的韩师傅。 28日早上9点,韩师傅早早的就在和静县烈士陵园门口等候着徐疆一家。“新疆当地都是10点才上班,韩师傅是专门提前给我们开的门。”接到徐疆一家人后,他径直将一家人带到了徐克军烈士的墓前。“每一个墓的情况他都很了解,我爸爸的墓就在纪念碑的左侧,比想象中的要大些。” 看到墓碑上“徐克军烈士之墓”几个字时,张德君压抑了一路的泪水夺眶而出。“42年了,我们找了你42年。”她紧紧抱着墓碑,诉说着这些年家里发生的大小事,嗓子哑了也不愿停下。看到这一幕,徐疆的情绪复杂又激动。“爸爸去世时,妈妈怀我才3个月,这其实是我出生以后,第一次‘见’爸爸。”一家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倾诉着42年来的思念。

  “当时新疆的交通条件十分艰苦,与内地连接的铁路只有一条兰新线,而在新疆境内的南北疆,均没有铁路可行,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1974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挥师大西北,承担起修建南疆铁路吐鲁番至库尔勒段的建设任务。在这条钢铁运输线上,200余名军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思归处“让他和战友在一起”家人将每年赴牺牲地祭拜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6名烈士的墓碑,其中有些名字已经看不清了,只有红色五角星,证明着他们的身份。”从7年前第一次在郊外发现烈士墓,得知他们为当地铁路做出的贡献,汪涛就尝试着帮助这6名烈士寻找亲属。随着寻找,他发现这样的烈士“越找越多,后来这些烈士墓被集中迁到一起,现在仍有180余座烈士墓都是没有亲友祭扫的”。

在父亲的墓碑前,徐疆还发现了一支烟。“像是放了很久的样子,可能是之前有人来祭拜过。”在家人都没能找到徐克军埋葬地的这些年里,还有人曾记挂、怀念着他。这也让徐疆一家人颇感欣慰。 烈士陵园还为像徐克军一样的烈士,设立了纪念碑,碑文上也对他们曾为新疆铁路建设作出的贡献予以了肯定。“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历时10年,纵贯天山,修通了全长470余公里的南疆铁路吐库段,为新疆交通事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得知父亲埋葬地后,徐疆也曾想过,是否要带父亲“回家”,让他落叶归根。但是此行新疆,他们决定,还是让徐克军和他的战友一起,留在这片他生前为之奋斗的土地上。“在陵园里,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之前在烈士名单上的名字,他们是爸爸的战友,都是为了修建南疆铁路牺牲的,还是应该让他们互相陪伴。” 而家人们,则会在以后的每年都到新疆进行祭拜。“知道了具体的地方,其实也没有那么远,来回十几个小时,跟以前相比真的是好太多了。” 这次的新疆之行,徐疆还有一点小遗憾,就是没能乘坐火车,感受父亲曾参与建设的南疆铁路。“因为妈妈还有幺爸、四爸他们年纪大了,害怕坐火车时间长了,他们身体吃不消,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坐一次”。

图片 4

  一次寻找

  外省媒体曾发布信息帮河北烈士找到亲属

  一边是180座等待着亲属祭扫的烈士墓,一边是苦苦寻找亲人安葬处的烈士家属。“他们牺牲的消息通过官方传达给了远方的家属,但是当时交通十分不便,有些家属没有办法立刻到当地去。等交通方便了,想去看一看时,发现已经找不到安葬处了,这种情况是大多数。”4月中旬,新疆、河北两地媒体联动,多篇报道将烈士墓与他们的亲属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来自河北的魏聚增在修建南疆铁路时牺牲,38年来,哥哥魏聚生苦寻弟弟的安葬处。4月16日,河北媒体《燕赵晚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为市民魏先生寻找牺牲38年弟弟安眠之地”的稿件。4月18日,新疆《巴音郭楞日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该烈士生前的战友看到报道后,纷纷提供线索,在两地记者的接力寻找下,终于在和静县烈士陵园找到了烈士魏聚增的墓地。长眠新疆的魏聚增,即将迎来亲人和战友的祭奠。

  这次成功的寻找给了汪涛很大信心,他仔细梳理了尚未找到亲属的180名烈士名单,发现其中大多数去世时年仅20岁左右,来自陕西、四川、山东、河北、湖北等多个省。他决定,要为这些烈士找到远方的亲人。

  一场接力

  如果你有烈士、军人信息请拨打028-96111热线

本文由6165.com金沙总站发布于金沙电子游戏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烈士陵园180名铁道兵30余年无人祭祀,我们来看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