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杀绝人口难点2060年GDP将比2040年倒退30,官员呈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恒中国似乎到了人口结构变动的路口。

作者:姚美雄 福建省统计局普查中心副主任

从国家统计局1月21日公布2018年中国人口数据来看,2018年中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与2017年整整减少了200万人。这已是出生人口连续两年下跌。与此同时,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创新高,劳动人口数量也首次出现下降。

我国人口已经出现新的变化趋势,人口结构已严重失调,人口结构性矛盾也日益显现,已成为当前及今后较长时期人口发展的主要矛盾,已影响人口可持续发展,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进一步完善人口政策很有必要。

尽管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公开认为1523万人的数据“还是很可观的”,但是学界并没有那么乐观。“人口崩塌”、“人口危机渐近”、“人口负增长”等声音不时出现,人口问题再次受到普遍关注。

现行人口政策调整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济观察报就此专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梁建章认为,中国人口的问题已经是危机,而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可能会超过30年前的日本,甚至中国人口的严峻程度是最高的,不解决人口问题,2060年中国GDP将比2040年倒退30%。

人口多,底子薄,人均占有资源相对不足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我国在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经过了40多年的努力,有效控制了人口快速增长,大大缓解了资源和环境压力。我国人口出生率由1970年的33.43‰下降到2012年12.1‰,年净增人口由上世纪七十年代的2144万人降到目前600多万人,总和生育率由1970年的5.83,下降到现在的1.5左右。但随着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周期拉长,其积极效应正在逐步递减且副作用也日益显现,对现行人口政策进行调整显得十分必要和紧迫。

总人口增长是强弩之末

人口结构性矛盾凸显

经济观察报:当我们谈论“人口危机”时,通常是指人口发生了哪些变化?是否有量化的标准?

一是人口老龄化提速,未富先老。人口老龄化既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也是21世纪人类面临的新挑战。我国人口年龄结构从成年型进入老年型仅用了18年左右的时间,而发达国家则用了几十年到上百年时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012年已达1.27亿、占世界老年人口比重达22 .7%,占全国人口比重从1982年的4.9%增至2012年的9.4%,上升了4 .5个百分点,而1953年到1982年只上升了0 .5个百分点。据预测,到2030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将首次超过0-14岁少年儿童人口;到2050年,我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4亿,占总人口比重将超过30%。发达国家普遍是在人均G D P处于一万美元时才进入老龄化,我国于2000年进入老龄化时人均G D P只有800多美元,我国老龄化超前于经济发展,即“未富先老”。面对老龄化提前来临,整个社会从物质到心理等方面都没做好准备,现有社会保障体系不仅不健全而且水平低,养老资金缺口较大,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发育严重滞后,社会保障面临空前压力。

梁建章:在不同的时代,“人口危机”有不同的含义。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当人们谈论“人口危机”时,通常是指生育率过高、人口增长过快的危机。比如,1968年,美国生物学家保罗·埃里希在他的畅销书《人口炸弹》中宣称,鉴于世界人口可以预见的爆炸性增长,地球终将不能养活人类。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许多国家的生育率急剧下降。如今,当人们谈论“人口危机”时,通常是指生育率过低、老龄化进程加快的危机。

二是少子化日趋严重,未富先少。少子化是现代化进程的产物,也影响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我国0-14岁人口占总人口比重,1982年为33.6%,2012年只有16 .5%,下降了17 .1个百分点。大大低于世界的27%平均水平,远低于印度的34.4%,比美国的21%还低,仅高于日本的13%;同时0-14岁人口总量也大幅下降,1982年为3.4亿人,2012年只有2.2亿人。按照人口统计标准,0-1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在20%-23%,为正常;18%-20%,为少子化;15%-18%,为严重少子化;15%以下,为超少子化。按此趋势,2030年之后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将由目前的橄榄形演变为倒金字塔形。

决定未来人口趋势的关键因素是生育水平以及总和生育率,即各年龄别妇女生育率的总和,可通俗理解为女性平均生育孩子数。生育率处于更替水平意味着,孩子的数量与父母辈大致持平,如果生育率长期低于更替水平,意味着人口总量将不断衰减。发达国家更替水平的生育率约2.05。但中国由于出生性别比例偏高等原因,更替水平的生育率要达到2.2左右。

三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居高不下。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出现了出生性别比持续上升、严重偏离正常值范围的现象(正常值是103-107)。2 0 1 0年 第 六 次 人 口 普 查 仍 然 高 达118.06。2010年,0-19岁人口男孩有1 .72亿人,比女孩多了2200万,2020年后,每十个年轻男性中将有一个难以找到女性与之相匹配。

经济观察报:中国人口形势如何?

当前我国人口结构已严重失调,人口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经由人口数量转向人口结构,将深刻影响我国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一是影响劳动力供给。少子化将造成劳动人口减少,将使劳动力老化且供给不足特别是青年。当前我国劳动力供给不足已初露端倪,劳动力减少趋势已不可逆转。2012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9 .37亿,比上年下降345万人,首次呈现负增长,比重为69.2%,同比上年下降了0.6个百分点,连续2年下降,可以基本判断我国劳动力供给高峰已经产生并出现拐点,表明“刘易斯拐点”已到来。尽管近年来,就业市场呈现大学生就业难与企业招工难并存格局,但由于少子化加剧、老龄化趋势加快,我国劳动力供给短缺已拉开序幕。劳动力供给将由“无限供给”转为短缺、由结构短缺转为全面短缺,今后我国企业用工成本的优势将不复存在。

梁建章: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数据,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在2010年-2016年分别为1.18,1.04,1.26,1.24,1.28,1.05,1.25,平均为1.2左右。即便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对这几年的生育率低估了15%,实际生育率也不到1.4。

面临掉入低生育率陷阱风险

在中国出生性别比及女性死亡率所对应的2.2的更替水平下,这意味着每间隔一代人,年出生人口将减少36.4%,两代人将减少超过60%。生育率是基础,决定着人口结构和人口数量等宏观数据。

在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已得到彻底缓和,并产生逆转,进入了低增长通道,多年来人口增长呈现低增长率与低增长量并存格局。

纵览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我们需面临社会的“少子化”和“老龄化”严峻形势,总人口中少儿比例在大幅下降,老人比例不断大幅上升。从人口统计来看:少子化,把0-14岁人口占比称为少子化程度,比例越低少子化越严重;老龄化,把60岁及以上人口占人口的比例称为老龄化程度,比例越高老龄化越严重。从1982~2000年,再到2015年,中国0-14岁人口占人口比例从33.6%下降到22.9%,再降到16.5%;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人口的比例则从7.63%升到10.5%,再升到16.1%。

总和生育率指标是研判人口形势和制定人口政策的重要依据之一。按照人口统计标准,总和生育率2.1为世代更替水平、2.1以下为低生育水平、1.5以下为很低水平、1 .3以下为超低水平、1.0以下为危险水平。我国总和生育率从1970年的5 .81下降到1980年的2.24,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下降到更替水平之下,至今已有21年。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和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总和生育率分别为1 .17和1.18,这个数据明显偏低,原因是普查中低年龄段人口存在少报和漏报现象。2010年全国总和生育率,国家统计局评估后数据是1.5左右。

中国已经处于严重少子化,大大低于世界27%的平均水平。并且老龄化在加速,预计到2050年,我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重将超过30%。

人口运行有其惯性,由于我国生育率长时间低于更替水平,人口负增长能量正在日益累积,现在正从正增长区间向负增长区间转变,处于拐点区,一旦进入负增长惯性区间,尽管还有若干年的正增长,但负增长趋势已不可逆转。预计2026年后我国人口将出现负增长。

经济观察报: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了吗?

这种状况应引起我们的关注,并未雨绸缪,防止我国掉入低生育陷阱。

梁建章: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的报告预测,如果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在2027年左右出现。但我认为,人口的负增长可能提前在2023至2024年到来。社科院的假设是基于总和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6,2017年的出生人口是1723万,生育率在1.6左右,但要注意的是,其中几百万是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生育堆积反弹的效果,一旦堆积反弹结束,自然生育率也就会降至1.2左右,所以1.6是无法作为未来这么多年稳定生育率的。

此外,由于少儿人口大幅下降,减少了未来的劳动力供给总量,从而造成人口红利期缩短,可能引发将来人口负债。并且现行生育政策还导致了城乡之间、地区之间、民族之间生育权益的不平等;给社会稳定及国防安全带来隐患。因此,现行生育政策有待调整。

本文由6165.com金沙总站发布于金沙电子游戏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杀绝人口难点2060年GDP将比2040年倒退30,官员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