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农业余大学学户的,自己修养

袁其勇认为,其中的重中之重,是技术。“每一块田都需要在脑袋里有印象,得知道是啥样子,草相如何,肥沃与否,能不能存水,等等。没有这些概念,不可能种好田的。”

累计服务土地收益面积达300万亩、 覆盖种田大户近40万的“农分期”,也对这个群体进行了画像,他们发现,自己服务的对象是一群平均年龄47岁、智能手机普及率只有30%的种田大户。

“工人还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年轻人都走了,效率低了,还不得不用老人,不用,就彻底没人了啊。”他说。

此外,农分期的贷款周期一般是3~5天,基本是上午采集用户资料,下午做审核,最快第二天就能够审批成功。时间缩短了很多,农民也不用担心耽误农活儿。同时,根据用户的自身情况,制订出合理的贷款额度。

钱刚投进去,问题就来了,土地规模化运营后,他发现自己的土地在平整度上存在问题,此外,烘干房、打药机、插秧机、水电设施整改也摆上了台面,土地就像一只饿坏了的巨兽,胃口大得惊人。

他曾看到过一个老板投资失败的全过程:风风火火地砸钱,包了地、买了农机,可很多投资都没能“把钱用在刀刃上”,买来的农机也并不实用,后来资金链断裂,找不到人干活,杂草开始疯长。

这个农民坦承,自己从没想过,有一天种地种着种着还需要请技术人员、财务人员,甚至还会搞出一支浩浩荡荡的农机手队伍。

这场发生在土地上的剧烈震动也在催促着他改变、进步。

职业化推进还有长长的一条路要走,经验、资本、人才的匮乏不仅让种田大户头疼,也亟待整个行业直面解决

那是七八年前的事儿了。每次开着收割机回到老家,他总能看到地里那些弯曲的身影,一群老人还舍不得家里的地,拼命用越来越衰老的身体追赶着农时。前些年农忙时,老人还能打电话叫回子女帮忙,但这几年大城市的工厂管理越来越正规,也没人愿意请十天半个月的假再回老家做农活了。

原标题:找投资开农机审资源搞管理新一代种田大户的“自我修养”

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同县的袁其勇也几乎在同一时段包下了几百亩土地。转型之前,他是一家农资店的老板,收入稳定,瞄准这块“沃土”后,他拿出了30万元投资,预备在土地上干一番事业。

袁其勇的烦恼触动了周建,在他的设想里,“农分期”将会介入更深的层面,“未来我想通过拼图方式,在金融基础上,嵌进流通、农业服务,来满足农户的生产流通需求。让农户只管田,其他的农资、技术、卖粮我都替你解决。”

很快,这个40岁出头的中年人就摔了跟头。在高标准农田打造的过程中,开回老家的农机跟不上时代了,他的钱包也捉襟见肘。仓储、灌溉、用电、农资使用、人员培训管理,问题更是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挑战着这个在田地里长大的农民的思维。

“你请的员工不说专业与否,也很难尽心,不自己亲自看一看,好多问题都发现不了。”他换下了衬衣和西裤,把县城的店铺转租出去,穿惯了军绿色的解放鞋,以及沾着泥土星子的T恤和外套。

曾有村里的能人承包了几千亩地,规模很大,农场建设得很是漂亮,还雇了几个员工。承包土地的能人当了甩手掌柜,自己的事儿照忙不误,也不怎么过问土地。后来,“管理混乱,稻子直接被人拉跑了”。还有外地的种田能手带着积蓄信心十足地跑来租地,却适应不了当地的气候条件,自己的种植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

刘瑞春有着同样的感受。在他看来,自己几乎是被土地流转的趋势推着完成了分流。这个趋势下,职业化的人活了下来,不顺应潮流的都被市场撵走了。

如今,“农分期”开始了更多的尝试,它试着跳出经销商合作模式,从农资切入,从厂家直接拿货供给农户,保证质量的同时提高采购方的议价能力。

刘瑞春成了镇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被人喊做“刘大胆”的他一口气承包了300亩土地。他心里盘算着,自己作为专业的农机手,不仅有技术支撑,还省去了过去自己跨区域作业的不稳定性,这门生意很是“稳妥”。

刘瑞春觉得,包括自己在内的种田大户都在被改变着,被推进着成为真正的职业农民。

发展的历程中,袁其勇很想感谢的,是“农分期”对他的帮助。更换农机、购买农资、修整土地时,缺钱是一种常态,通过多次沟通和了解,“农分期”向他前后贷款几十万元,且都能在丰收时节还款。此外,多项新农机的购置也彻底摆脱了过去赊销的局面,他可以选择质量最好的品牌,由“农分期”负责购买,他则分批还款给对方。

他的皮肤晒黑了好多,家也几乎安在了农田边。

累计服务土地收益面积达300万亩、覆盖种田大户近40万的“农分期”,也对这个群体进行了画像,他们发现,自己服务的对象是一群平均年龄47岁、智能手机普及率只有30%的种田大户。

可现实远远没有他想的简单。

回顾这个过程,他感觉自己累了,黑了,憔悴了,比起过去连农闲的时间都没了。可同时,自己也“一点一点在变得专业”,“像被推着往前进步发展”。

“工人还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年轻人都走了,效率低了,还不得不用老人,不用,就彻底没人了啊。”他说。

这一服务绝不仅仅是借钱而已,在农业生产的各个领域,他们都有所涉及,甚至包括化肥的使用、农机的选择,以及农机手的协调等。

这一服务绝不仅仅是借钱而已,在农业生产的各个领域,他们都有所涉及,甚至包括化肥的使用、农机的选择,以及农机手的协调等。

技术,成了一个关键点。

职业化推进还有长长的一条路要走,经验、资本、人才的匮乏不仅让种田大户头疼,也亟待整个行业直面解决

曾在上海当过白领的刘瑞春很清楚,在大城市开个公司,可以雇佣总经理和技术人员,有钱就能推进。可在农业生产这个领域,“除了农委等相关部门有技术人员,业内普遍缺少优秀的技术人员”。

刘瑞春已经从更深的层面感知到了如今农村土地人才匮乏的现状。他招不到足够优秀的农机手,只能自己手把手教,就这,学徒还都是50岁上下的中年人了。有时候太忙,想找人帮忙整理一下账目也是难事,他想来想去,只能跑到县城去请会计。

这是周建事业的规划,也是他对新一代种田大户这个群体和农业最深的期待。

产业的发展总是轻而易举地撬动相关人群。徐州铜山的农民孙磊以前也是个农机手,在他眼中,因为土地流转导致的规模化运营,对农业耕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在短时间内满足大片土地的耕种,唯有马力高的机器可以实现这一诉求。

如今,6年过去,他学会了使用互联网工具,利用农村互联网金融,熬过了最难的日子,也彻底从脸朝黄土的农民转型成了新一代种田大户。这是一个新兴的群体——随着土地流转,上亿农民中一部分农资店店主、农机手、有积蓄的农民等正在分化出来。

“但很多卖农药的人其实自己都搞不清楚。”袁其勇直言不讳。这个浸淫农资销售10余年的老板说,买回不合适的农药,只会药不对症,不仅浪费钱更损伤土地。“这是整个行业都存在的问题。”他说,许多从事农业生产的人依旧只凭经验行事,缺乏专业知识,以前十几二十亩地还只是小打小闹,不会亏太多。但现在承包的地多了,一不留神用错了药,很可能赔得血本无归。

刘瑞春这几年变了很多,最大的特点是皮肤黑了,开着农机下一次地,回来时,脸上永远裹着灰,只有牙齿是白的。

机器解放了他的双手,也把这个40岁出头的农民拽上了这条发展之路,想要继续发展,就要不断更新换代,丰富数量和类型,满足不同土地耕种的需求。

袁其勇最大的感受,是收获。底下工人啥不会都得自己去看看,机子坏了得自己搞,机械也略知一二,更别说农资和管理了,在过去,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资店老板,这几年种地的经历让他丰富了自己的阅历,辛苦但也有收获。

一开始是金钱,后来慢慢地,他的时间和精力也被这只巨兽吞了进去。

刘瑞春已经从更深的层面感知到了如今农村土地人才匮乏的现状。他招不到足够优秀的农机手,只能自己手把手教,就这,学徒还都是50岁上下的中年人了。有时候太忙,想找人帮忙整理一下账目也是难事,他想来想去,只能跑到县城去请会计。

眼下,袁其勇的生意逐步走向了稳定。他唯一发愁的,是事业的继承。还在上学的儿子来过几次,后来再怎么说也不愿意来了,反而劝他“别那么辛苦”,这个孩子眼里留下的,是父亲操劳的身影,身为农场主,却还要细细碎碎管理农资、技术、销售等各个层面。

机器解放了他的双手,也把这个40岁出头的农民拽上了这条发展之路,想要继续发展,就要不断更新换代,丰富数量和类型,满足不同土地耕种的需求。

如今,6年过去,他学会了使用互联网工具,利用农村互联网金融,熬过了最难的日子,也彻底从脸朝黄土的农民转型成了新一代种田大户。这是一个新兴的群体——随着土地流转,上亿农民中一部分农资店店主、农机手、有积蓄的农民等正在分化出来。

他是一个科技农业践行者。为了进一步减少人力资源波动对土地的影响,他还购置了最新款的自走式喷雾器用于撒药。

发展的历程中,袁其勇很想感谢的,是“农分期”对他的帮助。更换农机、购买农资、修整土地时,缺钱是一种常态,通过多次沟通和了解,“农分期”向他前后贷款几十万元,且都能在丰收时节还款。此外,多项新农机的购置也彻底摆脱了过去赊销的局面,他可以选择质量最好的品牌,由“农分期”负责购买,他则分批还款给对方。

等到老板带着借的钱回来时,杂草已经占据了田地,大片农田就这么活生生地拖废了。

不仅是技术人才的匮乏,在农忙时节,人员招聘也是一件难事。“今天来了,明天就走,也没法管。大几十号人,很难管理。”袁其勇说,尤其是夏天高温时,还要雇人下地打农药,“你自己都受不了那种气温,何况是植物。”他常常需要面对的一个情况就是,好不容易招来了人,干一天,太苦了,第二天就不想来了。

但他也认为,职业化推进还有长长的一条路要走,经验、资本、人才的匮乏不仅让这些种田大户头疼,也亟待整个行业直面解决。

曾有一次,工人下班了,为了赶时间,他自己又开着摩托车下地了,可天黑路滑,他一跟头摔进了地里,顾不上疼,他紧赶慢赶把活儿做了,回到家才发现,自己摔伤的地方衣服和血肉粘在一起,他拿水泡了泡,一把扯开,鲜血直流。

眼下,袁其勇的生意逐步走向了稳定。他唯一发愁的,是事业的继承。还在上学的儿子来过几次,后来再怎么说也不愿意来了,反而劝他“别那么辛苦”,这个孩子眼里留下的,是父亲操劳的身影,身为农场主,却还要细细碎碎管理农资、技术、销售等各个层面。

“这不是有钱就能干的事儿。”他总结道,这个行业风险很大,过去的经验统统需要更新改进,技术把控、员工管理、风险控制、市场调研,甚至财务管理都需要系统地重新学习。

这也是周建乐于看到的局面,2013年,他创立的“农分期”正式以互联网金融为工具介入了这片广袤的“蓝海”。在他的设想中,公司要专注土地规模化种植领域,集中于农机、农资市场,围绕农业生产各个环节,向可规模化经营的农户群体提供金融服务。

但他也认为,职业化推进还有长长的一条路要走,经验、资本、人才的匮乏不仅让这些种田大户头疼,也亟待整个行业直面解决。

“但很多卖农药的人其实自己都搞不清楚。”袁其勇直言不讳。这个浸淫农资销售10余年的老板说,买回不合适的农药,只会药不对症,不仅浪费钱更损伤土地。“这是整个行业都存在的问题。”他说,许多从事农业生产的人依旧只凭经验行事,缺乏专业知识,以前十几二十亩地还只是小打小闹,不会亏太多。但现在承包的地多了,一不留神用错了药,很可能赔得血本无归。

钱刚投进去,问题就来了,土地规模化运营后,他发现自己的土地在平整度上存在问题,此外,烘干房、打药机、插秧机、水电设施整改也摆上了台面,土地就像一只饿坏了的巨兽,胃口大得惊人。

比如农药的使用。千金子和稗草两种草的长相十分相似,一般得到成熟期才容易区分,许多种田大户在初期时都难以分辨,有的人没辙了,只能扯下一大把跑到农资店,请店主辨认后再买合适的农药。

因为人数变多,他不得不恶补财务知识,学习如何发工资、签合同。如今,带领七八个工人的他甚至给农机手开出了条件——可以拿钱入股换机器开,也可以拿固定的年薪制。

这场发生在土地上的剧烈震动也在催促着他改变、进步。

这是周建事业的规划,也是他对新一代种田大户这个群体和农业最深的期待。

一开始是金钱,后来慢慢地,他的时间和精力也被这只巨兽吞了进去。

刘瑞春工作的半径越来越短了。

很快,这个40岁出头的中年人就摔了跟头。在高标准农田打造的过程中,开回老家的农机跟不上时代了,他的钱包也捉襟见肘。仓储、灌溉、用电、农资使用、人员培训管理,问题更是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挑战着这个在田地里长大的农民的思维。

刘瑞春成了镇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被人喊做“刘大胆”的他一口气承包了300亩土地。他心里盘算着,自己作为专业的农机手,不仅有技术支撑,还省去了过去自己跨区域作业的不稳定性,这门生意很是“稳妥”。

曾有村里的能人承包了几千亩地,规模很大,农场建设得很是漂亮,还雇了几个员工。承包土地的能人当了甩手掌柜,自己的事儿照忙不误,也不怎么过问土地。后来,“管理混乱,稻子直接被人拉跑了”。还有外地的种田能手带着积蓄信心十足地跑来租地,却适应不了当地的气候条件,自己的种植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

曾在上海当过白领的刘瑞春很清楚,在大城市开个公司,可以雇佣总经理和技术人员,有钱就能推进。可在农业生产这个领域,“除了农委等相关部门有技术人员,业内普遍缺少优秀的技术人员”。

本文由6165.com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务农业余大学学户的,自己修养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