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编义务教育教材改了什么,定期修订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8月31日,福州市仓山区第五中心小学一年级新生展示刚领取的语文统编教材。张斌(福建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统编义务教育三科教材9月启用 教育部:与时俱进、定期修订

国家统编义务教育教材:漫长的改革

央广网北京8月28日消息(记者沈静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从2017年的秋季学期也就是9月1日起,教育部统一组织新编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教材,将在全国所有地区初始年级投入使用。新教材历经五年编审,会让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第一课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16开大小的书页上,“天地人”“你我他”六个黑色楷体字分两行横在正中间,占据了纸张的1/3。其他部分,几乎留白。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袁女士家的“小豆包”刚刚领回人生中第一套小学课本。袁女士首先翻开了语文教材,发现其中一改过去先学拼音的传统,第一篇是识字课文“天、地、人、你、我、他”。袁女士说,“从一开始就学习汉字到拼音这块,挺好的,有助于孩子的幼小衔接,因为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就是图文识字,不太接触拼音。先学汉字再学拼音,孩子也容易理解。”

近一个月前,在新学期的第一节语文识字课里,吉林大学附属小学一年级新生捧着课本,跟着教师耿玉苗学习了这六个生字。课本竖在课桌上,足够遮挡住孩子们的大半张脸,斗大的字周围没有拼音,他们望着这些笔画构成的汉字没有陌生感,读了一遍又一遍。

根据中央对三科教材统编统用、三年实现全覆盖的要求,2017年秋季学期也就是今年9月1日起,全国所有地区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教材,2018年覆盖小学初中一、二年级,2019年所有年级全部使用统编教材。

这是教育部统编的新教材,从今年9月1日开学后全国通用。这次一起统一改用“教育部编义务教育教科书”的,是义务教育一年级和七年级的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这三门科目的课本。出版发行单位为人民教育出版社。

作为语文教材的主编,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文系教授温儒敏说,家长们首先注意到的拼音和识字顺序的变化并非偶然的编排。这次新教材把拼音的教学往后推了一个多月,看起来好像是教学顺序的调整,实际上也体现一种理念,也就是说汉语拼音只是整个语文教学体系中的一个工具。套教材一开始,课文就是“天、地、人、你、我、他”,很大的楷体字,要帮助孩子们建立对汉字原初的感觉。一上学第一印象就是汉字,而不是拼音b、p、m、f,还要考虑到现在很多小学一年级开始学英语了,英语跟b、p、m、f混在一起也很困难。

先识字再学拼音,是语文新教材的一大改变。此外,一些曾经被取消的老课文复出,小学课本中的古诗文篇目也相较先前增加了60篇。

“拼音只是辅助学汉字的工具,它不是目的。”这句话可以推及所有科目。字斟句酌的课本,字句之外寄托家国深意。教育部部长助理、教材局局长郑富芝表示,义务教育三科教材编写团队集全国知名学科专家、优秀教研员和一线教师,人数超过140人。成稿的教材在广泛征集机构、专家和一线意见后,实行四审制度。

在统编的历史教材里,辛亥革命从以往“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的表述,被改为“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另外,教材完整介绍了中国14年抗战的历史,并突出国家主权意识和海洋意识的教育。关于道德与法治科目,在小学的课本里涉及到30多部法律法规,初中课本则有50多部。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田慧生介绍,对统编三科教材的审查,从根本上是要把好教材的政治关、理念关和科学关。审查教材的思想性,以保证教材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确保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审查教材是否注重学思结合,是否注重知行合一,是否注重以学生为本;审查教材是否符合学生认知规律,内容是否准确,容量是否适当,难度是否适宜,选材是否是学生终身发展必备的最基本内容和社会发展的新成果,编排是否体现整体性和系统性。

这些教材的编审过程进行了五年。从2012年开始,教育部根据中央要求,统一组织调集140多位全国学科专家、教研员和一线教师组成团队开展编写工作,最后以“编审分离”的方式审核。根据教育部规定,2018年统编教材将覆盖到二年级,2019年则是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年级都将使用三科统编教材。

德育为先、立德树人,贯穿统编三科教材的始终。历史教材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叶小兵介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渗透在历史教材中,教材同时突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革命传统教育、民族团结教育、国家主权和海洋意识的教育以及国际理解教育。

国家认知

新教材如何破解“基本靠背”的学习方法?叶小兵说,历史是对过去的认识,更多是一种思考的学问。新教材对此有回应。比如《甲午中日战争》这一课,因为涉及到《马关条约》,这节课课后的活动不要求学生去复述《马关条约》签订的时间、地点和条款内容,而是出了一个开放性的题目:《马关条约》签订以后,清政府允许外国投资在中国设厂投资,今天的中国,外资也可以进入到中国来设厂,让学生思考一下这两者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实际上就是引导学生通过联系、比较、分析,去看在当时的情况下它对中国的危害,而不是简单地让学生去复述或者背诵,更注重的是对学生理解历史、认识历史的培养。

《我们是中国人》和《升国旗》是耿玉苗在一年级上册课本里翻到的两篇爱国教育课文。五十六个民族的小朋友穿着节日服装,汇集在天安门前——这个插画被孩子们打开后,耿玉苗给他们讲述了有关祖国的概念,再由此过渡到母语的介绍。

传授知识,启迪思想,陶冶情操,统编教材致力不辱使命。安徽省督学王宝虎坦言,忠实于课程标准,是统编教材相较于过去各地不同教材的最大优势。“以前的教材版本百花齐放,以人教版为主,还有苏教版、粤教版是广东那边的;还有沪课版,上海那边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教材都偏离了中小学课程的基本标准,按照新的标准应该用一套统编教材。”

图片 3

即将使用的统编义务教育三科教材也将与时俱进、定期修订。教育部教材局副局长申继亮表示,比如小学,原则上是六年一个周期,初中三年做一个全面的修订。在周期之内,比如三年之内有一些重大变化、新的研究成果,或者可能在个别的地方有某些数据发生变化。

2017年8月31日,福州市仓山区第五中心小学一年级新生在阅读《道德与法治》课本。由中国教育部统一组织新编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和历史三科教材,将于今年9月1日秋季学期开始在全国所有地区初始年级投入使用。张斌(福建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在备受关注的语文课文内容选取方面,除了这样的题材,鲁迅的文章也成为焦点。

统编新教材中的鲁迅文章,在小学阶段出现两篇,初中阶段选用了七篇。被任命为中小学语文统编教材总主编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反复回应着舆论——并没有所谓的“鲁迅文章大撤退”。而诸如朱德的《回忆我的母亲》、茅以升的《中国石拱桥》、叶圣陶的《苏州园林》等,一些最近十年从教材中被舍去的经典老课文,这次又被重新启用。

编写过程中,温儒敏感到过压力。他公开谈到,“教材是公共知识产品,它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需求,同时又要讲教学的规律性。”

研制大纲、编写样章、编写教材、试教试用、修改完善,这是一般编写教材要经过的大致程序。教育部教材局在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中,以编写样章为例,提到了遵循一定编写规范的过程:全体编写组共同讨论教材的呈现方式、栏目功能和设计、图文搭配、文字风格等。先由四至五位核心编者分别撰写教材样章,之后大家一起比较、加工、讨论,并请一线教师到课堂上试讲,最后集中力量编写出一个样章供编者参考使用。

而统编历史教材的遴选依据,除了“点线结合”的课标要求编排方式和初中生初次较为系统地学习历史的认知水平外,是中共十八大以来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法治教育等一系列重要思想。另一方面,教材需要体现历史学研究的新成果,比如,强调14年的中国抗日战争改变,突出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以及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等。

“很多重大的历史事件,目前我们已经形成了国家认知,也是要从国家认知的角度来认识。”义务教育历史统编教材执行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叶小兵曾公开表示。

初中历史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教育部先行在2007年就开始启动。已故的历史学家齐世荣曾在那时被聘请为总顾问,并担任部编初中历史教材的总主编。部分教材初稿上交后,他曾逐字修改,甚至重写重要的课文。

据叶小兵的追忆文章,关于“文革”爆发的背景,齐世荣依据的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邓小平文选》、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历史》,以及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对法治教育的加强,则是落实到道德与法治统编教材时,编写组进行过反复讨论的。最终,编写组确定了专门教授和渗透相结合,在六年级上册和八年级下册设置了法治专册,以宪法精神为主线,结合学生的实际生活。

教材制度沿革

耿玉苗是在8月14日拿到新课本的,她跟同事们在那之后的一周进行了新教材培训和开学前的常规备课。这是她教书17年里见过的开本最大的语文教科书,此前她用了十几年人教版教材,教过六年长春版教材,也接触过苏教版和粤教版。

这“一纲多本”“多纲多本”的教材发展情况,要追溯到改革开放初期。当时,教育部制定统编教材,各地教材也初步百花齐放,语文课刚刚恢复独立设置。

本文由6165.com金沙总站发布于www.61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统编义务教育教材改了什么,定期修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